首 页  |  杂志概况  |  封面人物  |  名家风采  |  艺苑杂谈  |  名家鉴赏  |  人物推荐  |  收藏天地  |  文化资讯  |  名家工作室  |  名馆推荐
 
 名家鉴赏
   · 名家鉴赏
>>更多
 
 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802)
  • 万福攸同郭子良书法集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712)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702)
 
 杂志订阅
查看往期
在线投稿
联系我们


  首页 > 名家鉴赏 > 名家鉴赏
 

匠人匠心:一生做好一件事——张择端与《清明上河图》

文/胡越

文物,是历史的记载与传承。能留存至今,得以妥善保存和修复,是有许多的人为之付出心血与坚守,他们代代相传,无声守护。而这样的守护者、传承者,是文物最忠实的“匠人”。与他们不同的是,有一类“匠人”是文物的缔造者,他们或许都未曾想过自己所做的事会名垂千古,只是想要去做好一件事,这也我们今天所说的独立自主、不抛弃不放弃、认真做好一件事的“匠人精神”。

说起《清明上河图》都知道,但说起张择端,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谁。就像大家都知道孔融让梨、司马光砸缸,但很少人知道孔融是“建安七子”之一,在汉末的诡谲风云中是一股清流般的人物;司马光主持编撰了《资治通鉴》,官至尚书左仆射,也就是宰相。大家甚至都耳熟能详戏说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,却不知道唐伯虎凄苦的一生。对于他们,经年累月故事的传颂已经远远掩盖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才华,故事往往比本事来得更为直观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

不过张择端也算比较异类,我们知道很多名画不仅有名,它们的作者在当时也是颇有声名,毕竟在中国古代,书画具有一定的层次性,但是《清明上河图》的作者却名不见经传。他所有的声名,全是后世所给,但相比他留下的旷世伟作,其本人的知名度实在太小。

有一句对成功最诗情画意的解释:“世上只有一种成功,就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。”。是的,因为喜欢一件事情,想要做一件事情,便及其所能去做一件事情,我们就是成功的。我们未必知道一个成功人士的付出,但我们知道他所代表的符号,就证明他无与伦比的成功。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一样的,任何一个时代也都是这个道理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有无数个临摹本、仿本、赝品、伪作,能够数得上的博物馆馆藏地近50种,当然,唯一的正本,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保存在故宫博物院,2015年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展出此画时,场面壮观,人山人海,足见这件国宝级文物的社会影响及地位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虹桥部分高清图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虹桥部分

在众多摹本之中也有一些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作品,只是与张择端的原作相比,其历史价值与艺术水准还是不可同日而语。就拿最有声望的明代“吴门四家”之一的仇英摹本来说,就单论青绿山水的清丽韵致就无法与原作古朴厚重相提并论,更遑论章法布局的严谨程度与画面主次氛围的安排。

人的一生就像流沙,在大时代中很难说你一定会到达哪里,功成名就或寂寂无名。但即便如此,我相信每一粒沙都有它的使命。

张择端,就是一个拥有“匠心”的“匠人”。他在历史的尘埃中渺如沙粒,但却完成了历史传承的光荣使命,让今天的我们能够一睹北宋的社会风貌,在《清明上河图》面前,一切描绘北宋风物的文字都显得那么单薄。

关于张择端,史料少有记载,所以谁也说不清他的人生轨迹,他就是一直活在跋文里的人物!因为唯一与张择端有关的就是《清明上河图》后面第一个题跋者,金人张著的跋文。跋文全文如下:"翰林张择端,字正道,东武人也。幼读书,游学于京师,后习绘事。本工其界画,尤嗜于舟车、市桥郭径,别成家数也。按《向氏评论图画记》云:《西湖争标图》《清明上河图》选入神品。藏者,宜宝之。大定丙午清明后一日,燕山张著跋。"值得玩味的是,张著本人也没有确切的生卒年记载,元好问《中州集》卷七有这样的文字记载:"著,字仲扬,永安人。泰和五年(公元1205年)以诗名,召见应制,称旨,特恩授监御府书画。" 可知张著为《清明上河图》作跋,分内工作,可信度应该是较高的。今天我们来看,这已经是最有价值的史料,也是对张择端唯一的记载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4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不过张著说的“翰林张择端”,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指“翰林图画院的供奉画师”,并非我们通常所说的翰林学士,宋代时,供职于翰林图画院的供奉画师,也称为“翰林”。张择端没有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,未登科及第,不可能进入翰林学士院。古代读书人大都立志经邦济世,在朝廷之中一展拳脚,治国平天下。张择端也不例外,从画中就能看出他的政治敏锐度,但是介于当时政治的政党问题,名落孙山。这期间是否有自暴自弃就不得而知,但是他对于北宋朝廷的忧虑是一分没减,所以他选择了绘画谏言。经过宋代严格的画院考试,顺利的进入翰林图画院,成为了拿国家津贴的画家。

张择端的绘画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,在宋代是游离于院系主流画价值以外的,所以在宋代画坛并不受重视,画虎画皮难画骨,画界画容易,赋予界画生气与灵魂却是不易。我们脱开时代来看,张择端是一位被时代严重低估的优秀艺术家。我们今天对北宋盛世最直观的想象与感受,来源于这个一千多年前默默无闻的艺术家,是他给了后人徜徉在北宋时光的无限旖旎。对于张择端的研究,学界应予以重视。

想要做到极致,就要把握“度”,不偏不倚、恰到好处。画画需要“匠心”,特别是一幅经得起推敲的好画,越经典越能体现“匠心”,看画如看人。显然张择端是一位极具“匠人精神”的优秀艺术家,具体我们以画而论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4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《清明上河图》,宽25.2厘米,长528.7厘米,绢本设色。共绘制814个各色人物,牛、骡、驴等牲畜73头,大小船只29艘,车、轿20多辆,以及大量房屋、景观等,屋宇错落,古柳参差;酒楼茶肆,鳞次栉比;琳琅满目,买卖兴隆;摩肩接踵,熙熙攘攘。全篇采用散点透视构图法,将北宋大都市的商业、手工业、民俗、建筑、交通工具等详实形象的描绘出来,具有重要历史文献价值。其丰富的思想内涵、独特的审美视角、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,使其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被奉为不朽经典,具有高度艺术价值。

为什么近些年来各界对《清明上河图》不断的解读,大抵是因为画卷真的太长,内容太丰富,这画里的故事,还真是需要“一千零一夜”才能讲完。能够驾驭如此鸿篇巨制又细致入微,构图严谨,饱满而又沉着,不仅需要扎实的绘画功底和高超的艺术表现能力,更是日复一日对汴京自然风景、人文风情的观察、揣度、思索。

山水画为了表现气势,一般会以崇山峻岭开端,但是汴京沃野千里,交通发达,平原开阔,张择端选择了忠于事实,并没有为了强调绘画的艺术性,改变山势地貌,从这一点来看,他是十分严谨的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他的绘画是比较真实的,并没有因为统治者的喜好,加入金碧辉煌的建筑,营造穷奢极丽之景,相反,赋税、懒政、冲突却在繁荣的景象之下暗流涌动,如此真实的写照证明他没有溜须拍马的意思,因为这样缺乏情商的溜须拍马真的可能没命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1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宋徽宗作为君王,真的一点都不合格,重用蔡京、高俅等人,排斥旧党,党争问题十分严重,这也是北宋政治的巨大隐忧,不仅如此,宋徽宗还穷奢极欲,修宫筑山,极尽奢华,劳民伤财,埋下社会隐患。但他天赋异禀,艺术造诣极高,一生都在追求艺术的境界,他是十分合格的艺术家。艺术家往往具有常人不可比拟的敏锐度,宋徽宗在看到张择端所作绘画之时,第一时间就看明白其中端倪,所以才题写《清明上河图》五字作为题签,也是寄托着他美好的愿望。我们真的无法去批评他,因为他不过也是社会制度的受害者,如果只是生在王侯之家,或许,他在艺术上的成就会更高。他这一生,就一心一意的沉迷艺术,即便被俘虏成为阶下囚也还在作画,他对于书画艺术的痴爱,令人敬佩。他所独创的“瘦金体”潇洒飘逸、挺拔俊秀、风姿绰约、别具一格;绘画作品成就也非凡,我们所熟知的《芙蓉锦鸡图》《腊梅山禽图》《雪江归棹图》等都是他的精品之作。只是,他也真的是没有政治手腕可以大刀阔斧革除积弊,也真的没有时间可以花在研究政治之上,所以即便看到了图画中的谏言,也无法做出任何改变。不仅如此,《清明上河图》毕竟是个隐忧,不为宋徽宗所喜,所以他并没有收藏这幅作品便草草送了出去。

如果宋徽宗是一位励精图治的皇帝,应该给张择端的作品题签《江山危机图》,与《千里江山图》形成鲜明对比,收藏枕边实时激励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2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很多人说张择端媚上,《清明上河图》就是对北宋统治者的阿谀奉承。我认为不是,如果为了溜须拍马他应该画《上元灯会图》《元宵上河图》这样让人一目了然的喜庆更能展现统治者至高无上的政治能耐。画一幅连名称都未写的作品去巴结统治者?以张择端的社会地位与身份恐怕有些太牵强。画一幅民间风俗去入统治者的眼?是不是画个《夜宴图》更好一些,毕竟封建社会是极具阶级性的。据史料记载,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《千里江山图》就是王希孟在赵佶的指导下完成的,具有非常浓厚的写实风格,卷尾还有宰相蔡京的跋文,可以推论出的是,赵佶及统治阶层他们所喜好的艺术风格。很明显,生存在同一时代的张择端肯定是明白的,但他并没有投其所好,反而摒弃了院派作风,他的画卷里只有民生民态,社会百相,他眼神犀利,心思敏锐,细致描绘着他的忧国忧民情怀。

处处危机,处处隐忧。汴京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,可你看那高楼之上,哪里有设防,你看那府衙之中,谁不是在晒太阳;党争愈演愈凶,你看那拱桥之上,文武官在叫嚣,你看那独轮车上,文人书法作裹布;北宋共168年,特大火灾40多次,死亡人数触目惊心,可你看那望火楼上,哪有人,你看那望火楼下,谁是潜火兵;“汴河废则大众不可聚”,汴河是北宋的生命之河,你看那虹桥之下,大船眼见要撞上,险象丛生,你看那河边,哪里还有漕运监管;繁华之下,贫富差距严重,无事不税,无物不税,你看那城门楼下,场务官员是否在耀武扬威,你看那繁华之中是否有人衣衫褴褛、饥肠辘辘,是否有人推杯换盏、纸醉金迷。恢弘的建筑规模却城内城外无重兵,繁忙又波涛汹涌的汴河之上无人监管,繁荣的社会表象之下贫富差距弥渊,北宋王朝看似富强,实则重重隐忧,社会矛盾严重,积弊已久,点点滴滴都在落在了心思细密的张择端眼中,他能做的便是用事实说话,以画谏言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3.jpg

张择端  《清明上河图》局部

盛极必衰,这是王朝的宿命。北宋自赵匡胤“陈桥兵变”开国(公元960年)以来已经历了约一百五十年的相对和平,社会经济发展至巅峰。史学界一直这样认为:此时的北宋已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与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;而南宋至崖山海战之后,古典意义的中华文明自此而绝,一脉相承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由此产生断层。我非历史学专业毕业,也没细究过其中点滴。但是就社会学来论,我们进入的一定是一个前进的历史之中。马克思、恩格斯说过,"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较高文明所征服"。四大文明古国走到今天只有中华民族留存下来,古巴比伦文明等都在历史的长河里沦陷,留给我们的是昔日辉煌的畅想,而中华文明没有,这就足以证明我们对文化的传承性是世界其他国家都无法比拟的。《清明山河图》能够在近千年无数次转手中保存下来,也得益于后世对北宋繁荣的高度憧憬与中华文明中高度的传承意识。一张绢品,历经兵荒马乱、战火纷飞,流传至今,我们何其有幸能见其真容颜。

说完历史文献价值,我们来说说艺术价值。值得一提的是,很多解读里提到整个画卷应该是秋景。这个说法是可以否认的。汴京,今河南开封,位于黄河中下游,太行山脉东南方,地处河南省中东部,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,四季分明。按图中所绘树木、衣着,可以排除秋季的可能性。另外,从秋季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所包含的萧索悲闷意义来说,不太可能是秋季。

张著题跋.jpg

张择端张著题跋

《清明上河图》再长也只有5米多,但其所展现出来的艺术构思与内容却让人叹为观止。开篇京郊的沃土千里,空旷静谧,打谷场与农舍寂静,小桥流水,多少有些寂寥,而恰巧是这一队货驴由远及近的缓缓而来,为整幅画注入了烟火气息与活力。越往内城看去,商贾行旅增多,画面逐渐热闹起来。往画面中段看去,以虹桥为中心,繁忙的汴河运输及繁华的两岸贸易,这也是整幅作品最精彩的一部分,船只往来不息,或纤夫牵拉,或船夫摇橹;逆流而上或靠岸卸货。横跨汴河的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木质拱桥,形式优美,宛如飞虹,故名虹桥。桥上行人熙熙攘攘,或兀自买卖或看热闹,或指挥着桥下快要撞上的大船,桥下水流湍急,舟楫相争,一艘大船要穿桥而过,但桅杆还未放下,眼看着就要撞上虹桥了,船工们紧张忙碌,各司其职,有的用竹篙奋力顶住桥洞,有的迅速去降桅杆,桥底下还有二人朝船上招呼,奋力拉绳相助,让观者不由得捏上一把冷汗。再往后看去,城门内外街市的热闹景象引入眼帘,商品琳琅满目,店面有致错落,往来行人各自忙碌。

整个画面内容丰富多彩,主体突出,用笔细腻,至卯榫清晰可见,每个人物形象生动,画面聚散恰到好处,繁而不杂,细而不碎,画面承载量极大,却多而不乱,各色人物从事的各种活动,不惟衣着不同,神情气质各异,各种活动交织,冲突与团结相得益彰,观之饶有趣味,回味无穷。房屋、桥梁等建筑结构严谨,一丝不苟。车马船只点面俱到,细微之处不失全貌,不失其势。充分体现出作者卓越的画面组织控制能力与洞察力。《清明上河图》所展现的宏大规模是空前的,从宁静的郊区到热闹非凡的城内外街市,处处引人入胜,流连忘返。

画里功夫画外看。《清明上河图》要说的太多,三年五载都说不完,这是一个王朝的兴衰史。而他的作者,要说的太少,少到了一生只有一件事。对张择端而言,人就是画,画就是人。他的画里没有那个时代郁郁不得志的文人苦闷,只有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;他的画里有的是他的“匠心”,是以高超的艺术水准投身自己想做的一件事情的骄傲与满足,绘画,就是他的一切。他大约没想过,有一天,他所受到的关注,居然远远超过了为他画作题签的宋徽宗赵佶。

波涛再汹涌,世事再诡谲,人需要做的只是掌好舵,至于结局如何,就留给时间去评说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张择端.jpg

张择端  北宋翰林图画院翰林,字正道,琅琊东武(山东密州诸城)人。幼读书,游学于京师,后习绘事,入翰林图画院。本工其界画,尤嗜于舟车、市桥郭径,别成家数也。以《清明上河图》闻名于后世。《清明上河图》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是我国现实主义绘画传统的最优秀代表作,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。



关键词: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 
中国艺术博览杂志社 版权所有
电子邮件:929407417@qq.com
电话:010-63012099
地址:北京西城区琉璃厂西街57号207 京ICP备1602632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