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页  |  杂志概况  |  封面人物  |  名家风采  |  艺苑杂谈  |  名家鉴赏  |  人物推荐  |  收藏天地  |  文化资讯  |  名家工作室  |  名馆推荐
 
 艺苑杂谈
   · 艺苑杂谈
>>更多
 
 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802)
  • 万福攸同郭子良书法集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712)
  • 中国艺术博览(201702)
 
 杂志订阅
查看往期
在线投稿
联系我们


  首页 > 艺苑杂谈 > 艺苑杂谈
 

“软骨头”的“硬汉子”——漫话张瑞图

文|游有方

六然居士:明清两朝,出了不少福建籍的书家,其中最杰出的,应数张瑞图、黄道周和伊秉绶三人了。今天就请二位来谈谈张瑞图。

本无斋主:如此酷暑,能在这报恩寺古木荫中品茶酌酒,闲话古人,实乃一大乐事!

一虚散人:说实话,我不怎么喜欢张瑞图,但却佩服他的才华。

六然居士:张瑞图于隆庆四年即公元1570年出生于晋江霞行乡的一个耕读农家,自幼“负奇气”,凡五经诸子都亲手抄写熟读,据说家贫无油灯,便到附近的白毫庵中长明灯前夜读。所以张瑞图晚年常自署白毫庵居士。

本无斋主:1570年属农历庚午年即马年。古人云,龙马负图神龟载书而得祥瑞,张瑞图的名字应是这么来的吧。泉州城东有洛阳江,西有晋江,所以张瑞图自号“二水”。

一虚散人:听晋江人说,张瑞图原配夫人王氏很贤淑,善纺织,日以纺织所得以供家用。有次张瑞图回家见妻子食大麦粥充饥,便发誓要出人头地,不再让家人食大麦粥。我把这称之为“大麦粥哲学”,可比之于李斯的“仓鼠哲学”。

草书《醉翁亭记》1.jpg

张瑞图  草书《醉翁亭记》

六然居士:张瑞图34岁时,乡试中举。38岁时,到北京参加会试。殿试时由万历皇帝亲自制策命题,是关于朝政如何修立正直之道而可多士。张瑞图竟大胆放言说,尧舜用人并不分君子与小人,其分别乃起于孔子。无论君子小人,应各因其才而用之。这在当时是有违圣人之道的悖妄之言,不料竟获得万历皇帝的激赏,被钦点为“探花”,任翰林院编修。这一年是万历35年,正好傅山于此年出生。

本无斋主:从这次殿试可以看出,张瑞图不仅有才,有识,而且也有胆。

一虚散人:可是从张瑞图金榜题名步入仕途后,他的“大麦粥哲学”开始起主导作用,原先的胆气已烟消云散,在复杂的政治斗争,甚至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都采取“躲”的策略。

六然居士:一虚君说得一针见血!张瑞图在翰林院任职才三年,他就告假还乡养病,一养就是两年。这两年间,他躲开了“京察大计”中激烈的党争。所谓“京察大计”,就是明朝六年一次的对四品以下南北京官的大考核,结果演变成了东林党人与其他各党人的大较量。

本无斋主:万历42年,张瑞图奉命与太史魏道冲一起出使云南。半年多时间,途经数省,饱览山川,万里壮游,大开眼界。但他的同伴魏道冲,后来依附魏忠贤,成为阉党核心成员。张瑞图此行在他日后名列阉党而埋下了耻辱的种子。

一虚散人:万历48年,张瑞图又告假还乡。这一年接连死了两个皇帝:万历皇帝驾崩,新即位的泰昌皇帝才30天,就因服了两颗“红丸”而突然毙命,随后就是天启皇帝登基了。当张瑞图于天启二年正月四到北京,魏忠贤已控制了内阁,后来又掌管了东厂。张瑞图不但躲过了“红丸”“移宫”两案,而且回京后还被不断提拔,天启三年升为正四品的少詹事。

六然居士:天启年间被称为“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”,毛泽东曾说,读《明史》越读越生气。估计天启年间发生的事最让他生气。天启皇帝不理朝政,只沉迷于木工之事,还暗地里差人把他的木工制品拿到市面上卖。

本无斋主:无独有偶,元朝的末代皇帝元顺帝也是嗜好木工,他制作的龙船精巧绝伦,但却把江山断送了。

草书《后赤壁赋》1.jpg

张瑞图  草书后赤壁赋

一虚散人:天启四年,当阉党与东林党剑拔弩张的决战前夕,张瑞图又告假还乡,躲在泉州东湖吟诗作画。而在北京城则是腥风血雨,杨涟、左光斗等几十个东林党人被严刑拷打死于狱中,高攀龙投水自尽,还立东林党人碑颁告天下,《明史》称此时“海内皆屏息丧气”。

六然居士:天启六年夏,躲过风雨的张瑞图回到北京,还提升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,成为内阁成员。这年九月,魏忠贤生祠在杭州西湖建成,由阁臣施凤来撰碑文,拟请福建南安人吕图南书丹,但是吕图南拒绝了,便改由张瑞图挥毫。后来张瑞图因此事名列“逆案”,只能悔叹:“不谓好男子竟被吕氏做成矣!”

本无斋主:此后张瑞图仍步步高升,官至少师兼太子太师,进中极殿大学士。张瑞图59岁时,天启皇帝驾崩,崇祯皇帝即位,内外官员相继上疏弹劾魏忠贤及其党羽,魏忠贤上吊自杀。张瑞图则称病乞求退休还乡。

一虚散人:崇祯皇帝哪里会轻易放过他。主持定“逆案”的阁臣韩爌将魏忠贤以下一百余人,按罪行轻重分列七等,崇祯皇帝看完名单后特地问张瑞图为何不在其中,韩爌答“无实状”,崇祯皇帝则说:“瑞图为忠贤书碑,非实状耶?”于是,张瑞图被安上一个“结交近又次等”之罪,名列“逆案”第六等,判徒刑三年。

本无斋主:晋江民间流传着一个故事:张瑞图自知大祸将临,便在猪圈里装疯,还把染成黑色的面糊和香蕉从一竹筒挤出,散放在地上,钦差来时,即取而食之。钦差见张瑞图与猪混居,又食“猪粪”,认定真疯,不予逮捕。

一虚散人:其实没那么回事,张瑞图只是缴纳钱财赎罪并降为平民,免却了囹圄之灾。

六然居士:张瑞图此后便在泉州东湖度其晚年。他50岁之后即礼佛参禅,自号“芥子居士”。现在更是修心忍性,常常“终日搔首独闭关”,并和很多方外之士有交往。

草书千字文1.jpg

张瑞图  草书千字文

本无斋主:张瑞图为官尚属清廉,在他辞官返乡的那年岁末,曾作一首《逼除篇》诗,其中写道:“君看吾所居,颓塌无四壁;君看我所食,有脯即无腊……”虽有些夸张,但他在家乡口碑比董其昌要好得多。

一虚散人:张瑞图擅题匾额,字越大越精彩。他名气大,泉州城及附近县乡之庙堂悬挂者甚多,有时发生火灾,未烧及匾额时火已被扑灭。又因其号“二水”,于是民间就传说张瑞图是水星,其书可避火。

六然居士:张瑞图还喜丹青,晚年更潜心其中。其画风多变,可谓南北宗兼收并用。故宫博物院藏有他的《书画合壁图》,溥儒在一幅画上题跋赞其“笔踪酣肆,气韵尤甚”。

本无斋主:福清县黄蘖山的高僧隐元及其徒弟木庵,与张瑞图之子张潜夫关系密切,隐元师徒先后东渡日本,带去许多张瑞图的书画,对日本当代书法发展产生很大影响。

一虚散人:当时有个建瓯籍的画家陈贤,号希三,又号半秃僧,曾画《十八罗汉图卷》,卷首就有木庵题字,卷中有张潜夫的题语和印章。此画卷现在也在日本。

六然居士:1641年冬,张瑞图病逝家中,享年72岁。四年后,南明唐王朱聿键为张瑞图平反,赐谥文隐。吏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林欲楫撰写了数千言的墓志铭,列举十数件张瑞图与阉党曲折斗争事件,为张瑞图翻案。

一虚散人:林欲楫与张瑞图是同榜进士,又是姑表兄弟,关系如此密切,其言不能全信。

本无斋主:张瑞图之道德文章都可圈可点,但他身居阁臣要位,既不能舍生取义,又缺乏担当精神,甚至为魏忠贤生祠碑文书丹,大节上绝对是有亏了。张瑞图常怀万历皇帝知遇之恩,其在九泉之下,应羞见万历皇帝也!

六然居士:张瑞图有才华,有学养,有良心,也有操守,但就是脊梁骨太软。我对他的评价是:不合格的士大夫。

一虚散人:不合格的士大夫,嘿嘿,值得回味!

行书题西园雅集1.jpg

张瑞图  行书题西园雅集

六然居士:晚明是个光怪陆离的时代,这个时代的特征就两个字:“乱”与“变”。社会秩序、思想文化、世态民情等各方面都发生极大的混乱和变化。有的学者说,连“错综复杂”这个词都难以形容晚明所展现的图景。

本无斋主:在文学艺术领域,市民文艺表现的是日常世俗的现实主义,上层士大夫文艺则表现为反抗古典主义的浪漫主义。下层的现实主义与上层的浪漫主义恰好彼此渗透,相辅相成。

一虚散人:比张瑞图大44岁的同乡,泰州学派的宗师李卓吾先生是这一浪漫思潮的中心人物。他大倡异端,宣讲童心,轰动一时,“大江南北及燕蓟人士无不倾动”。

六然居士:侯外庐先生说过,李贽最可贵的就是叛逆精神,在李贽学说影响下,思想自由,个性解放成为一股时代洪流,传统的审美理念和价值观念遇到了强烈的挑战。与此同时,一个外国人的出现,又对这股洪流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本无斋主:你指的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吧。他给中国带来了天文、地理、数学等现代科学知识。他的《中国扎记》生动记载了他带到中国来的地图、日晷、钟表、望远镜等物品,是如何引起皇室、精英阶层和普通民众巨大的好奇心。他跟李贽也建立了很好的友谊关系。

一虚散人:他们俩人,一个是思想解放的先驱者,一个是“西学东来”的第一人。李贽的新奇观念和利玛窦带来的“海外诸奇”,使“奇”成为晚明美学最时髦的字眼。文章追求“奇劲、奇横、奇清、奇幻、奇古”,人物追求“奇行、奇言、奇识、奇计、奇材”。

六然居士:在这种时代背景下,张瑞图异军突起,脱颖而出。他在政治上是软骨头,但在新书风的创立上,他却显示出卓越的胆识。毫不夸张地说,张瑞图在中国书法史上应有里程碑式的意义!

清源妙音1.jpg

张瑞图  《清源妙音

本无斋主:张瑞图是晚明浪漫书风的开拓者。他比当时的书坛盟主董其昌小15岁,但他敢于在董其昌古典主义书风之外另辟蹊径,敢于亵渎传统,独树一帜,这不仅要有过人的才华,更要有过人的勇气。

一虚散人:看来我对张瑞图是有点偏见。前几年我去惠安崇武古城游览时,见到关帝庙中张瑞图写的“充塞天地”四个擘窠大字,还真有强烈的震撼感。

六然居士:我觉得讨论张瑞图书法,有三个问题要弄清楚。第一个问题:目前我们能见到张瑞图最早的草书是《杜甫渼陂行诗卷》,落款是“丙申正月初十日临”,这年张瑞图27岁,但此后25年间其草书作品是一片空白,对这段空白时期应当怎么看?

本无斋主:《杜甫渼陂行诗卷》气势酣畅,笔势则以圆转为主,风格极似祝枝山。张瑞图书法取法范围很广,横向取势取钟繇,纵向紧缩取欧阳询、李建中,用笔简净取王宠,爽利欹侧取孙过庭、米芾,节奏取张旭,圆转取怀素,古拙则取章草……这25年应该是他临习探索时期。

一虚散人:但这一时期张瑞图的小楷已经相当成熟了啊。你看他万历43年写的小楷《陶渊明桃花源记》,十分率意自然,风格古朴散淡,大有钟繇之神韵。连董其昌称赞张瑞图“小楷甚佳”。而且张瑞图晚年的小楷与此时的小楷风格基本一致,只是更简远,更带禅意。所以这一时期的完整表达应是:“小楷风格基本成熟,而行草书尚处在临习探索时期。”

小楷长卷1.jpg

张瑞图  《小楷长卷

六然居士:一虚君说得有理。张瑞图的小楷确实非同凡响,既不同于董其昌,也不同于文征明、王宠,他是超越宋唐,直攀晋魏。他的小楷已向人们昭示,他的行草书也将以独特的面目展现在书坛。下面是第二个问题:如何评价天启元年至崇祯初年这段时间的张瑞图书法?

本无斋主:天启元年张瑞图在晋江家中所作的四米长卷《感辽事作诗卷》,是其行草书开创新风格的宣言。此后七、八年间的一系列行草作品,笔法独特,点画凌厉,字形奇倔,气势动荡,皆令人耳目一新。其强烈的个性特征简直无以伦比。章祖安先生曾有一形象比喻:“张瑞图用笔如杀手持匕首,当者皆靡。”我认为这一时期的书法最能充分体现张瑞图的历史价值。

一虚散人:政坛上的懦夫变成了书坛上的猛士。联想到张瑞图当年殿试时别出心裁的大胆放言,我觉得张瑞图骨子里就有一股勇于标新立异的锐气。此气在政坛受到压抑,在书坛则肆意宣扬。而且这一时期他位高权重,对创立新书风更是充满自信。

六然居士:既然这一时期的书法代表了张瑞图的典型风格,那我们来一同具体分析一下,这一时期张瑞图的书法究竟有什么特点。

本无斋主:我觉得第一个特点是大胆使用侧锋。张瑞图此时艺高胆大,无视传统戒律,注重笔法反叛,把偏侧锋大量使用在运笔的全过程。张宗祥先生有诗赞誉道:“侧锋刚腕势雄奇,狭卷回兵相杀时。”还有人把张瑞图尊为“千古开创偏侧锋书法之巨擘”,我看也不为过分。

一虚散人:从魏晋到宋元明这一千多年间,书家们把锋毫的奥妙都琢磨透了。虽然赵孟頫说“用笔千古不易”,其实书家们都在尝试各式各样的用锋法。张瑞图纯用偏锋作行草,确实是前无古人,不能不佩服!

六然居士:前无古人的大胆用笔产生了前无古人的奇特线条,所以我觉得张瑞图书法的第二个特点表现在线条上。尖锐的笔触,毫无顾忌的露锋,方、硬、直、锐、利的线条令人触目惊心,有折无转更是前所未见。清代的梁献评道:“张二水书,圆处悉作方势,有折无转,于古法为一变。”张瑞图则自谓:“余于草书,亦少知使转而已,情性终不近也。”

本无斋主:有折无转使张瑞图的书法作品中锐角层出不穷,简直成了招牌式的形态。有人分析过,他于天启六年写的《后赤壁赋卷》中,“叶尽”两个字,有12处折笔,连续制造了七、八个锐角型。这些锐角使张瑞图的草书具有强大的冲击力和紧张感。

燕子矶放歌长卷1.jpg

张瑞图  《燕子矶放歌长卷

一虚散人:特点之三则是强调横势笔画。我观察到张瑞图写横画时往往加粗线条,而且把一些不是横势的笔画也强制其横势化,更有意思的是喜欢把横势笔画层层排列。例如他于天启二年写的《李梦阳翛然台诗卷》的第一句:“蓬池有啸台”五个字,点画基本都作横势处理,五个字居然有20多个横势笔画!“蓬”字的捺和走之底,他都强行写成横画。我曾开玩笑地说:张瑞图有“横画癖”。

六然居士:哈哈!不过他都处理得很巧妙——既有形式感,又有运动感。张瑞图堪称“横画魔术师”。

本无斋主:特点之四在单字结构。大多数显左高右低之势。张瑞图刻意拉长左边,收束右边,在字的右上角常常留个空缺。这与王羲之、米芾的左低右高恰好唱个反调。我也曾开玩笑地说:“米芾爱耸右肩,张瑞图则爱耸左肩”。

一虚散人:耸右肩有其韵味,耸左肩亦有其风神,大师的书法就是这么奇妙!

六然居士:特点之五在其章法,字距靠紧而行距放宽。张瑞图写立轴时行距大约为一字之宽,写卷册时则增大到二字之宽。这大概是从董其昌那里学来的,其后的黄道周、倪元璐也喜欢讲求宽行距。这种章法既能突出纵列的连贯气势,又给人以疏朗宽博的感觉。

本无斋主:还有第六个特点,张瑞图行草书的节奏也极有个性。据说张瑞图善弹琵琶,他把音乐的节奏感也引入到书法中来啦。西方美术界流行地一句话:“一切艺术到精微境界都求逼近音乐。”我觉得张瑞图书法在字形的收放聚散,笔墨的轻重浓淡,章法的张驰紧宽,都有其独特的节奏美。其天启年间书法如《十面埋伏》,而崇祯年间书法则是《长恨歌》。正如项穆《书法雅言》中说的:“譬之抚弦在琴,妙音随指而发。”但其中之妙,还真是只可意会,难以言传。

六然居士:一虚君已言传得很生动啦!宗白华先生在《美学散步》中就描述过:“字与字之间,行与行之间,能偃仰顾盼,阴阳起伏,如树木之枝叶扶疏,而彼此相让,如流水之沦漪杂见,而先后相承。这一幅字就是生命之流,一回舞蹈,一曲音乐。”一虚君说的就是这种感觉。

本无斋主:把这些特点都加在一起。就可看出此时张瑞图的书法,无论外观面貌还是内涵意蕴,都与前人迥然不同。陈振濂先生说得好:“这不仅是单一的技巧变革,而更集中地反映在审美价值观的变迁上。”

一虚散人:张瑞图自称:“坡公有言,吾虽不善书,知书莫如我。苟能通其意,常谓不学可。假我数年,撇弃旧学,从不学处求之,或少有近焉耳。”张瑞图最可贵之处,就是敢“从不学处求之”。他的书法中处处流露出我行我素,篇篇洋溢着自由精神。我很喜欢徐渭,但现在我觉得张瑞图的个性特征比徐渭更强烈,反叛精神比徐渭更彻底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张瑞图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一定会更高!

六然居士:我们在这里赞扬张瑞图天启年间书法,但四百多年来褒贬不一。还是那个梁献,就认为张瑞图“一意横撑,少含蓄静穆意,其品不贵。”还有人认为张瑞图天启年间书法尚处于实验阶段,崇祯二年退隐家居,“学禅定以求安心之道”,书法风格才真正成熟起来。这就是我们要探讨的第三个问题:如何看待张瑞图晚年退隐后的书法?

本无斋主:张瑞图晚年虽然躲过囹圄之灾,但心头的阴影是无法消除的。他一方面潜心参佛以求心灵慰藉,另方面则耽于翰墨以为精神寄托。他这时的书法风格也发生了明显变化,无意工拙,一任自然,追求一种萧散简远的意境,受到很多人的赞许。

一虚散人:论萧散简远,他比得过董其昌吗?比得过王宠吗?单凭这种雄心消尽、锐气尽失的张瑞图晚年书法,在书法史上能占有一席之地吗?只有天启年间的书法方显张瑞图本色。如果把棱角磨平,个性淡化看作“成熟”,看作“更高境界”,那中国书法还有什么精彩可言?

六然居士:就像一虚君如果没有这种率放之性情,人生还有什么精彩可言?哈哈哈,一虚君由原来不大喜欢张瑞图,转而成为张瑞图的最知音,今日漫话可谓大有收获矣!

一虚君:张瑞图,我鄙视你,因为你是政坛上的软骨头!张二水先生,我景仰您,因为您是书坛上的硬汉子!



关键词: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 
中国艺术博览杂志社 版权所有
电子邮件:929407417@qq.com
电话:010-63012099
地址:北京西城区琉璃厂西街57号207 京ICP备16026328号-1